米米米迦

冻糖糖:

看到一个细节安利帖里莫名很被戳到的一点。

同/志族群在戴耳钉的问题上确实有讲究的。

导演在这个细节上的处理让人感觉到了他的努力,很努力地在过/审的边缘上疯狂试探,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人物。

求生欲谁都有,关键就在于对作品的尊重程度上罢了。

还有很多剧组非常用心的小细节,可以直接戳这个帖子了解一下:
https://m.weibo.cn/2266717595/4265704859009151

这是一个很穷的剧组,但因为用心,拍出了很有钱的效果。

除非超大ip,不然网剧大抵都不富裕,能不能拍出好效果,关键在于肯不肯用心有没有诚意罢了。

其实疯狂安利这部作品的最大原因,在于剧组的用心和诚意,更在于他们对耽美作品的尊重,而不仅仅只是看中其带来的热度。

光是这样的态度,就吊打了现下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剧组了。

【一年生】衍生文 不想忘记你19

默非雨:

第十九章 叛徒
“那张光盘,你打算怎么办?”kongphop问道,1arthit双手向后吃力的撑起身体,半靠在床头“……其实那只不过是个名单而已,并没有实际性的证据,就算交给廉政公署,也只不过名单上所有的人都要被彻查一遍而已。能不能被查出来底,要看各自造化。”
  kongphop从床上爬起来找烟,叼在嘴里刚要点火时突然想起arthit的身体,连同打火机一起又丢回桌子上“到时候jaem也不可能自保,这种惹了一身腥的事,他不会甘愿的,我想他就算要把泰国翻个跟头,也势必要把你找出来!”
  kongphop看着心爱的人,他不能再让arthit为了他去冒险了。arthit淡淡一笑,咬着牙拿回那支烟,点火的时候手都在发抖,他深深吸了一口,然后递给kongphop“如果你觉得我是个麻烦,就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,只要不落在他手里就行。”
  kongphop握着他的手把烟按熄在烟灰缸里,重重亲了下他有些失色的唇“你已经落在我手里,谁都别想再抢走!”听到arthit的话kongphop有些心痛,他知道arthit什么意思,他的暖暖只是太没有安全感了。
接下来的几日的确不宁静,jaem在疯狂的寻找着arthit的踪迹。kongphop为了照料arthit的身体,几乎寸步不离,细心的样子连按时来给他们打扫房间做饭的钟点工都羡慕不已。
  kongphop在私人公寓中养了一个男人的传闻很快便传进了父母的耳中,这越来越让他们难以忍受。直到kongphop亲口对他们承认爱上了一个男人,他们都仍不愿相信这个事实。
  本以为是上次带回家的ward,但是得知是arthit的时候,kongphop的爸爸忍无可忍,“我养你这么大,从来没想过让你回报什么,可你竟然……”kongphop的爸爸重重地一拍桌子,气的讲不出话来。
“爸,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,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跟他分开的。”“那个arthit是什么来历你不是不清楚,jaem家养了他那么多年,是条狗都不可能反咬一口!”kongphop爸爸气得开始骂人,kongphop却不说话,瞪大眼睛看着父亲,kongphop的妈妈也不敢多说,静静看着这对父子争吵。
kongphop垂下眼帘,淡淡地说“爸,如果你知道这些年他过的都是什么日子,你就不会这么说了。事到如今,他是谁、他跟帮会有什么关系我都不在乎了。如果你觉得我已经不配再做帮会的领头人,我愿意从这个位子上退下来。”
  kongphop的妈妈着急的在一旁抹眼泪“孩子,你可要想清楚,你们都是男人,也许现在只是图个新鲜,等激情过去了怎么办呢?”“不用再多说了!我决定了,我要他,我不会丢下他了,我已经失去过他一次,我不可以再失去他了。”
kongphop的爸爸厉声打断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让你为一个男人昏了头,只要我活着一天,你就还是我儿子!”正在此时,kongphop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  prem兴奋的告诉他,dear的爷爷埋伏在码头边的手下抓到了beng。kongphop连忙从父母家中出发回博瑞,路上不忘嘱咐prem派几个人去公寓保护arthit。末了又忍不住主动给去给arthit打了个电话“arthit是我。我们抓到beng了,我现在要回去处理一下,很快,你等我。”
arthit低声笑了起来“我现在这个情况,出去大概就会被人桶死,只能赖着你了。”kongphop脑海中想象着他微笑的样子,心里甜的就像打翻了蜜“我喜欢你赖着我,最好赖一辈子,把我们错过的那些时光全部补回来!”
  arthit在电话另一边开心地笑了,“这可是你说的哦,kongphop你别骗我啊。”“不会的宝贝,以后的日子都有我陪你。”“嗯,我等你回来。”kongphop听到这话心里一阵喜悦,这话就像是多年夫妻的对话一般,让kongphop有种安心。
  kongphop抵达时,各个大哥都已经到齐,beng被反绑着双手按倒在关公像前,脸上青青紫紫,嘴角还挂着血。dear的爷爷见kongphop已到,便开口喊道“上家法!”
  旁人立刻双手奉上一把百十来根刚点燃的香,dear的爷爷顺手接过,直直走到beng面前,握着手中大把燃烧的火红的香朝他心脏处按去。呲呲的声音伴随烧焦的味道蔓延在空气中,beng嚎叫了一声,痛苦的在地上挣扎扭动着。
dear的爷爷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,曾经jaem害了自己孙子,如今看到与jaem站在同一战线的仇人在眼皮下扭曲着,倍感宽慰。冷哼了一声丢掉还冒着烟的香,背手走到旁边的位子坐下。
  beng又被人从地上拎了起来,拖到kongphop面前,胸前大片的血淌了满地,嘴巴里嘶嘶抽着凉气。kongphop冷淡地看着他不停滴着汗的脸,对一旁按着他肩膀的手下点了个头,那人会意,拿起准备好的锋利小刀对着beng其中一个手指刺了下去。
beng越发痛苦地挣扎起来,两个男人冲上来按住他的双手,方便刀子一根一根的从指尖刺出血口。kongphop看了下“每个堂主接位时,十个堂口的堂主都要饮血为盟。今天放了你十指的血,出了这个门就与帮会再没关系。”不过他知道,beng是再也没机会走出这个屋子了。

【一年生】衍生文 不想忘记你15

默非雨:

多多留言,多多推荐哦大家,么么哒


第十五章 危机
很快beng与jaem合作的事被公开,视同背叛kongphop,黑道中最忌讳这种事,自然不肯善罢甘休。而第一个放话要以帮规制裁他的,当然是dear的爷爷。jaem不以为然,带着几个忠心的手下躲在beng提供的公寓里足不出户。
  arthit到处找着beng,他知道只要jaem与他合作,kongphop将陷入危险之中,他不能看着kongphop出事,arthit坐在办公室,一边整理着思绪一边检查资料,想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。
  但是一无所获,他只好站起身,去医院看dear,刚进去,就看到jaem的人鬼鬼祟祟地往dear的病房走,arthit赶紧通知一个dear的小弟去病房查看,还好及时,jaem的人没有得手,落荒而逃。
kongphop自从那日与arthit分开后一直闷闷不乐,帮里的事也不能上心。他还是把自己想的太坚强了,他以为arthit离开后他很快就能恢复以前的生活,却哪知留下的只有无穷的痛楚与思念。
  原来当一个人已经走入你的生活后,不是说忘就能忘那么简单的。帮内会议结束,m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摇了摇头,起身给他冲了杯咖啡提神。门突然被打开,prem站在门口。
  “怎么了?”kongphop抬头问道。prem挑了挑眉,高大的身体侧到一边,露出被整个挡在身后的男孩。ward有些不安地抬头看了kongphop一眼,活像只被吓坏的猫“kongphop哥。”kongphop眉头一松,微笑了起来“ward啊,进来吧!”
prem大摇大摆的走到靠kongphop最近的位置坐下,拉开身边的椅子对站在一旁的ward说道“坐啊,干嘛罚站啊。”又转向kongphop“老大,你就把他丢在我那不闻不问,小家伙很想你呢。”
  kongphop看着他恶意的眼神皱了皱眉,对m使了个眼色,m会意,从皮包里拿出支票写下几个字递了给他。kongphop把支票推到ward面前“这些钱你拿著,回去继续读书吧,好好照顾你自己。”
  ward慌忙摇头“不,我不能要!我来见你不是为了钱!”kongphop把支票塞进他手中,握住“我知道你不是为了钱,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亲弟弟,不过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你一定要收下。”
prem轻咳了一声,不着痕迹地挥开kongphop,把他的手换成自己的“kong都这么说了,你就别推辞了,改天我给你联络学校,好好读个样子出来给他看!”ward红着眼睛点了点头,深吸了口气,对kongphop说“kongphop哥,今天是我生日,我……我可以请你去吃饭吗?”
kongphop一愣,随即微笑著点了点头“刚好我们不知道吃什么呢,就拜托你了。”m寒着脸问“那我呢?”ward立刻抱歉地看着他“对不起,我的意思是,大家一起好吗?”
  m笑着摇手“我刚刚约了兄弟,就不奉陪了。”ward选了一家小摊,在一处并不算繁华的小街道边,他兴奋的告诉kongphop那家他以前每天都要吃的小摊终于被他找到了。三个长相出色的男人坐在路边摊吃东西引来不少人的观望,中间那个男孩欢快的灿烂笑容更让人心旷神怡。
prem吃第三碗的时候,ward满脸抱歉的说“不好意思啊,请你们来吃这个。”“这个很好吃啊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prem说着摸了摸ward的脑袋,挑出自己的肉丝丢到他碗中。
  kongphop坐在一旁看直了眼睛,prem在道上是出了名的狠,此刻却对着ward一脸温柔,实在让人跌破眼镜。看来今后自己不用再为怎么安排这孩子而头疼了,有prem在,恐怕再也轮不到他来照顾。
  三人愉快地在路边嘻嘻哈哈,丝毫没察觉到危险慢慢接近。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轿车上走下三个男人,不动声色的向小摊接近,几人同时把手伸进腰后,缓缓拔出枪来。
prem第一个发现那三个面色不善的男人,下意识的把ward拉到自己身后,再一把推开kongphop“小心后面!”枪声随着吼叫声响起,三颗子弹同时打中kongphop刚刚坐的椅子。
  街道上的行人立刻发出惊叫,惧怕地纷纷走避,立刻乱城一团。prem几乎是立刻拔枪反击,击中了其中一人的腿,下一秒却被乱窜的人群挡住了视线,只好护着ward隐藏在柱子后面。
  kongphop半蹲着身子在一辆私家车后边,他从来没这么粗心大意过,竟然让敌人接近5米之内而没有发现。最重要的是,他竟然犯了跟arthit同样的错误,没有带枪!
正摇头苦笑着,忽然觉得右边太阳穴被抵住一个冰凉的东西,那人忍不住兴奋地开口“给我站起来!”prem那边正与其他俩人打得激烈,突然见到kongphop被人用枪指着头从车后走了出来,心下一惊,大叫不妙。
  另外两人见立刻分开行动,一人飞快转身跑向停在不远处的车子,另一个把枪口指向prem“把枪给我扔了。”

[一年生]KA及衍生文总结清单(最终版)

隰有荷华:

虽然之前也做过总结,因为后来又忍不住写了不少,所以重新来一次。


应该是真的最终版了吧。


持续更新中......




>> KA相关小正剧(大约甜苦适中)




[一年生/KA]分手


一次猝不及防的分手,正所谓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。




[一年生/KA]十年


十载不相负,携手数流年。




>> KA相关小甜饼(大约甜到掉牙):




---->>校园篇

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1)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2)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3)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4)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5)


这个系列汇总来说就是一辆没开起来的车>_< 不过有情书掉落😄




[一年生/KA]中毒


一个食髓知味的故事




[一年生/KA]书信


探讨一下小狼狗对于书信的执着




 [一年生/KA] 宠物


小狼狗对于人不如狗的哀叹




[一年生/KA]问卷


在新生中超人气的大二钢炮和低调的大四暖暖的日常




[一年生/KA]聚会


说穿了就是我想你你想我片刻不想分离的故事




[一年生/KA] 真心话大冒险


一场热闹的全员轰趴除了KA日常狗粮难得有冷门副CP掉落




[一年生/KA]暖时


关于暖暖是一个多么暖的人的进一步注释




[一年生/KA]童年


原来那么久以前,我们就曾经相见。




[一年生/KA]发烧


只属于两个人的一段旅途,宋干节的故事。




[一年生/KA]位置


一次小反攻




[一年生/KA]恋爱拾穗(小短篇)


恋爱初期的小故事合集




---->>学长毕业后篇




[一年生/KA]寒假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二)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三餐)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思)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Fire:上)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Fire:下)


这个系列讲的是两人在一个寒假里的同居日常,各种吃醋梗宠溺梗,又甜又宠没眼看。自己都有被甜到。


(查了下泰国除了暑假,另外一个是短期假期,为了方便就叫寒假啦。)




[一年生/KA]校庆


又可以叫做酒窝和耳洞的故事,爱吃点小醋又细心到无微不至的小恋人。




[一年生/KA]年会


谈谈情跳跳舞




[一年生/KA]冷战


一次生病冷战和好的故事




---->>十年后篇




[一年生/KA]健身


Arthit突然想健身之谜




[一年生/KA]带娃手记(一)


[一年生/KA]带娃手记(二)


一个新坑,主题就是边带娃边秀恩爱,能否更新不定。




>> KA相关苦咖啡(大约不喝也罢):




[一年生/KA]再见(1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2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3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4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5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6 完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番外1:那之前,那么近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番外2:那之后,那么久)


狗血老梗(真)虐文,写到自己吐血癫狂怀疑人生。


但最后的结果,只要在一起,总是好的。




>> KA相关衍生文(拉郎 BM<十二王子>*Night<狗狗男友2>)




敏感缺爱病娇小哭包BM和善良体贴阳光大暖男Night的故事


你是我的光,只许照耀我。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一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二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三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四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五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六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七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八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九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十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十一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十二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十三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完)


[KA衍生/Be My Light]番外:明知故问

【一年生】衍生文 不想忘记你12

默非雨:

话说大家有木有想我啊,我回来了!


第十二章 真相
“kong,你还记得‘暖暖’吗?”kongphop剧烈地喘息着,茫然地望着arthit,但他口中的那个名字却又有一丝熟悉。arthit见他不语,黯然低下了头,自嘲地笑了笑“我就知道你不会记得了。”
  “我……有点耳熟。”“我被送来的时候,你已经8岁了,是孤儿院里的小霸王。我记得我刚来的时候因为长的太像女生,经常被其他孩子欺负。有一次我被人按到地上的时候,你突然出现了,把那个压着我的人打了下来。你一定也忘了当时是怎么喊的吧”
  arthit忽然笑弯了眼睛,满是暖意“你说‘只有我可以欺负他!’ 可是你从来不会欺负我,你带著我一起玩,跟我分享零食,还会在我哭的时候扮鬼脸逗我笑。我在地上写了‘arthit’,你却故意不念,硬要叫我小名‘暖暖’还威胁别人不许叫我‘暖暖’。直到我走的时候,你还是管我叫暖暖。”
   kongphop愣愣地看着仍躺在他身边的男子,模糊的童年记忆慢慢被勾起。那似乎是非常久远的事情,顽皮快乐的时期,孤儿院高大冰冷的墙壁,小男孩奶奶的童音,两小无猜的身影。
  他依稀记得那个孩子没有在孤儿院里待多久,就被人领养了。他还记得有一个黄昏的午后,那个孩子哭的天昏地暗的抓着他不肯放手,最终却被强硬地塞入车门里。他甚至追了那辆车整整三条街,直到摔倒在地上,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远。直到那个孩子永远被封尘在记忆深处。
“你……”他不可置信的望着他。arthit抬着头望着他,眼角处的水痕源源不断地流了下来“我们约定永远不忘记对方,要在你18岁的时候回到孤儿院去见面。我在那颗老榕树下等了一天一夜,你都没有来……你把我忘了……”
kongphop感到心口绞痛着,他陷入了一片茫然之中,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可arthit现在明明就在他眼前,为什么那股不安却不断的加大?
  arthit从一旁的衣服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绒线口袋,他拿出一样东西,像捧著一个珍宝一样递到kongphop眼前,那是一个易拉罐上的铁环“我生日的时候,你把它送给我,你还说长成后要娶我做老婆,你都忘了……”
  kongphop觉得呼吸一紧,他终于坐了起来,把arthit拥近怀里,心里乱糟糟的,什么也讲不出来。arthit深吸了一口气,再开口时已经平静了许多。
  “第一个收养我的人,有点心理变态。他喜欢把我吊起来,然后用鞭子抽我。我曾经试图逃跑,但每次都被抓了回来。我在他的家生活了五年,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皮开肉绽。他把我关在屋子里,还给我抹药,等伤好了就抱着我照一张照片寄回给孤儿院,然后继续抽我。后来,他破产了,用那条皮鞭把自己吊死在阳台上。我被送到第二个领养家庭。”
  kongphop紧紧抱住他,感到他微微的发抖,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。
“在那对夫妻家里,我终于可以去上学了,第一年的时候,他们对我还算不错,可是到了第二年,养父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,他们就把我丢弃了。然后我回到孤儿院,可是那时候你早就不在了,他们还想把我送回那个家,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,没地方去,就睡在桥底下,再后来,我偷了一个人的钱包,没想到他是个流氓。他在教训我的时候,被jaem看到了,他把那个流氓打发走,然后用眼睛打量我很久,问我有没有兴趣和他回家,帮他工作,工作中遇到dear,dear哥确实帮了我不少,如果不是他,我这辈子也不会找到你了,不过我对不起dear哥,如果他知道我是jaem那边的人,估计会很伤心吧,kong,或许我就是个不该活的人。”
arthit忽然没了声音,静静地靠在kongphop结实的肩膀上。kongphop搂紧他的腰,心里疼的有点难受,他被父母找回来当大少爷的时候,arthit却已经受了这么多苦!
  “你……受苦了!”arthit在他怀里摇摇头,冷冷地说“这些年一直支撑我的,是你对我的约定。我再次见到你的时候,就把你认出来了,连名字都没变……kongphop、kong……我曾经在想死的时候,念着你的名字,好像就看到了希望。可你,却让我绝望……”
“arthit,你恨我,是吗?” 他半晌都没有反应,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“你忘了我,还养了一个小男宠。”kongphop叹气“你可以报复我,但不要伤害ward,他很无辜。”
  arthit突然笑了起来,亮丽却又鬼异“伤害他的,绝对不会是我。”还没来得及细想那句话的意思,arthit再次把他扑倒在床上,亲吻着他的嘴,低喃着“kong,我好想你,就算我们以后是敌人,让我记住今天,好吗?”
  kongphop已经想不了那么多,只是紧紧搂着arthit,arthit在他怀里颤抖着,就这样入眠。
  半夜kongphop醒来,发现arthit身体滚烫,他回想自己根本就没帮arthit处理身体,下面的血已经干枯,kongphop慌忙地去找药,翻箱倒柜后,有点痛恨自己,自己很少生病,家里根本没有预备,kongphop跑去24小时药店。
  买了一堆药,有涂抹的,有退烧的,有消炎的,回去喂arthit吃下,arthit紧紧抓着他的衣角,神智有些不清,嘴里仍然叫着“kong。”kongphop心仿佛被针扎一般疼痛,他搂着arthit,“暖暖,乖,我们去洗澡,我把下面给你清理,上药。”
  arthit皱眉摇摇头,“痛......”呻吟一声,kongphop有些后悔,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“乖,不洗不行。”kongphop连哄带骗的把他抱到浴室,调好水温。洗过澡后,kongphop给他上药,开始物理降温。
  他没想到会这样,他的心疼得厉害,原来一直是自己误会,觉得arthit是个MB,有意接近自己,却没想到,一直是自己负了arthit,kongphop一边帮arthit降温,一边流泪,他此刻懂得那种痛,不知是表面的疼痛,也理解当初arthit的眼神中为何总是掺杂别的情感。
  “别烧了,求你了,你这样我会心疼的,暖暖。”kongphop对昏迷的arthit说着,“看你这样,我的心都疼了。”kongphop说着,他觉得他简直要停止呼吸了,而床上的arthit却浑然不知,依旧紧闭着眼睛。
  kongphop一边给他擦着身体,一边流着泪“暖暖,对不起,我不该忘记你的,暖暖,求你了,别再有事了,暖暖......”kongphop说着,他感觉自己真的压抑的难受,看着arthit的样子,他快难过死了,总觉得这样下去会失去arthit。
  后半夜,kongphop感觉arthit还是烧得厉害,他在心里想过无数次要给tum医生打电话,可是又怕暴露了arthit,于是他自己给arthit擦着身体,折腾了一夜后,arthit终于退烧,kongphop出了一身汗。
  他看arthit醒来,露出微笑,“好点没?”温柔地捋了捋他的头发,arthit勉强地笑了笑,声音有些干哑,“我没事。”
  “那我先去洗个澡,你一会儿起来喝点水,我给你放床头了。”arthit点了点头,一副乖巧的样子。看着kongphop走向浴室的背影,arthit嘲笑了下自己,原来自己还是放不下过去,自己居然傻到送到kongphop床上了。

[一年生]KA及衍生文总结清单(最终版)

隰有荷华:

虽然之前也做过总结,因为后来又忍不住写了不少,所以重新来一次。


应该是真的最终版了吧。


持续更新中......




>> KA相关小甜饼(大约甜到掉牙):

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1)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2)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3)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4)


[一年生KA]不可说(5)


这个系列汇总来说就是一辆没开起来的车>_<


不过有情书掉落😄




[一年生/KA]中毒


一个食髓知味的故事




[一年生/KA]书信


探讨一下小狼狗对于书信的执着




 [一年生/KA] 宠物


小狼狗对于人不如狗的哀叹




[一年生/KA]问卷


在新生中超人气的大二钢炮和低调的大四暖暖的日常




[一年生/KA]聚会


说穿了就是我想你你想我片刻不想分离的故事




[一年生/KA] 真心话大冒险


一场热闹的全员轰趴除了KA日常狗粮难得有冷门副CP掉落




[一年生/KA]暖时


关于暖暖是一个多么暖的人的进一步注释




[一年生/KA]寒假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二)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三餐)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思)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Fire:上)


[一年生/KA]寒假(之Fire:下)


这个系列讲的是两人在一个寒假里的同居日常,各种吃醋梗宠溺梗,又甜又宠没眼看。自己都有被甜到。


(查了下泰国除了暑假,另外一个是短期假期,为了方便就叫寒假啦。)




[一年生/KA]发烧


只属于两个人的一段旅途,宋干节的故事。




[一年生/KA]校庆


又可以叫做酒窝和耳洞的故事,爱吃点小醋又细心到无微不至的小恋人。




[一年生/KA]童年


原来那么久以前,我们就曾经相见。




[一年生/KA]位置


一次小反攻




[一年生/KA]年会


谈谈情跳跳舞




[一年生/KA]健身


Arthit突然想健身之谜




[一年生/KA]冷战


一次生病冷战和好的故事




[一年生/KA]带娃手记(一)


[一年生/KA]带娃手记(二)


一个新坑




>> KA相关小正剧(大约甜苦适中)




[一年生/KA]分手


一次猝不及防的分手,正所谓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。




[一年生/KA]十年


十载不相负,携手数流年。




>> KA相关苦咖啡(大约不喝也罢):




[一年生/KA]再见(1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2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3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4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5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6 完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番外1:那之前,那么近)


[一年生/KA]再见(番外2:那之后,那么久)


狗血老梗(真)虐文,写到自己吐血癫狂怀疑人生。


但最后的结果,只要在一起,总是好的。




>> KA相关衍生文(拉郎BM*Night)




敏感缺爱病娇小哭包BM和善良体贴阳光大暖男Night的故事……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一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二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三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四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五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六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七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八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九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十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十一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十二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十三)


[一年生KA衍生/ BM*Night]Be My Light(完)


[KA衍生/Be My Light]番外:明知故问

【一年生】衍生文 不想忘记你10

默非雨:

明早开车!
第十章 赌船
kongphop坐在沙发里面对着电视,里面演着什么完全传送不到大脑。arthit又消失了。可这一次,他却不能再笑看他的去留。接连数日,他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,食不下咽,觉睡不着。
  心里想的除了arthit,还是arthit。这个男孩仿佛很久就在自己的心里扎下根,自己总是不自觉的想他。
电话适时地响了起来,kongphop松了口气,拿着电话走进书房。ward还带着哭音,断断续续的把今晚发生的事告诉了他。“又是赌船啊。”kongphop起眼睛看着漫起的香烟。
  据他其他的眼线透露,beng最近似乎没有心情再经营其他生意,一心一意地筹备着那条船,就是不知道在搞什么鬼。“kongphop哥,对不起,没帮上你的忙。”
  kongphop淡淡一笑“别这么说,你已经帮了我很多。你暂时先住在prem那边吧,过一阵子我再给你安排一下。”温柔依旧,ward在电话另一边听到kongphop温柔的声音,心也算踏实下来,原来他没有责怪自己。
  arthit来到dear家,dear正在玩电脑,“事情怎么样?”dear问道,“用不用我帮忙?”“暂时不用了dear哥,beng那边最近在赌船,不过应该做成这笔生意就会对kong造成威胁,我在想要不要阻止。”
  “别贸然行动,arthit,我怕你受伤,beng那边应该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,我明天回去找人帮你查查。”“谢谢哥。”“没事,今晚住我这里么?如果不住就快点回去,这么晚我不放心。”
  “我喝杯水就走,没事的,我今天带了防身的。”“用不用我叫人送你,毕竟现在beng那边已经有人反映你了。”“没事,我可以的。”arthit端起杯子优雅地喝了几口水,换上衣服,准备回去。
“你穿件我外套走吧,夜深了,外面冷。”“不用了哥,我不是很冷。”“嗯,那路上小心一些,有事电话。”“好。”从dear家出来,arthit走在外面有些不想直接回家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想去街区逛逛。
  看着一家一家的小店,亮着灯,城市的人群,arthit叹了口气,如果没有遇到dear,或许自己和那些人一样,普普通通的生活,挣钱,养家,然后死去吧,或许也再也找不到kongphop,或许,或许自己只是漂流在城市的某一隅。
kongphop放下电话后足足发了5分钟的呆,电话中ward告诉他arthit救了他两次,kongphop琢磨起来,arthit到底为什么要去管这件事情,他到底是谁,是敌是友?
  为什么会救ward?无数的疑问占据kongphop的心,无奈之下,他走到m家,敲了敲房门。“怎么,有什么事吗?”m刚刚洗完澡,还露着上半身。“arthit在prem到之前救了ward。”
  “arthit?他怎么会在?而且救了ward?他到底是谁的人?”kongphop想要寻求m的看法,结果m却丢给他一堆问题,kongphop看向m,一脸我也不知道的样子,“你还是小心点吧,直觉告诉我,arthit这个人不简单,他身上肯定有些问题,你还是少接近他为妙。”
最终m还是给了kongphop一个提醒,kongphop点点头,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愣了几分钟后,拿起一旁的外套“我今晚有事不回来了。”留下话,kongphop走出房间,留下m一人皱了皱眉,kongphop直到坐进车子里,才发现,自己是多么在乎arthit。
  现在想抽身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对于arthit,他怎么都放不开。听到那个人的消息更是让自己乱了手脚。
kongphop启动了车子,心烦意乱的在市区中到处乱晃,其实心里一直抱有期待,希望arthit能像之前任何一次那样,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。可是直到后半夜,失望彻底覆盖了期待。
  那个人或许不会出现了吧,kongphop在繁华的街区绕了两圈,看着形形色色的人,自己嘲笑起自己,城市人那么多,找人像大海捞针一般,自己太天真了,正当他把车停在街边休息时。
  副驾驶坐那边的车门突然被人打开,一人立刻钻了进来。俊美的脸上有抹戏谑地笑容“真是有缘啊,kongphop!”
kongphop感到心脏猛地一紧,怔怔地不知道说什么好。看到他却猛然惊觉自己竟比想象中还要想念他。arthit伸出一只手到他的下巴上摩擦着,“嘿……想不想试试我的技术?”
  眯着眼问,黑夜中早已散去人群的街道,昏昏暗暗的路灯下,车中幽幽暗暗的灯光,arthit的眼神有些迷离,kongphop看着他,微微一笑,此刻好想亲吻他,拥抱他,想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,kongphop看了半晌,扔开他的手启动了车子,飞速地行驶在街道。

【一年生】衍生文 不想忘记你09

默非雨:

大家多多留言,多多转发,多多推荐
另外你们接受开车吗?要床戏不?


第九章 阴谋
beng一般很少来店里,来了也是直接进入这间屋子与人谈事情。ward因为刚刚突然到来的客人,把他的计划打乱,显得有些萎靡不振,而此时又想起kongphop的托付,所以立刻打起精神,小心翼翼地接近门边。
  beng带著笑意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出来“请你老板放心吧,赌船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,计划很快就可以执行。”ward轻轻把门推开个小缝,见到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把手中的黑色皮箱盖子打开推给beng,隐约可以看见,箱子里面装的是钱。“谁在那里!”
背後忽然一声暴喝,下一秒ward已经被beng的手下抓住领子粗鲁地推进屋子里。额头撞到桌角,脆弱的皮肤不堪一击地流出血来,来不及体验疼痛,头发已经被人拉了起来。
  beng布满阴霾的脸凶狠地对着他“活的不耐烦了,敢偷听!kongphop派你来的?”ward痛苦地仰著头,困难的喘息道“不,不是!我什麽都没听到,也没人派我来!beng哥,对不起!对不起!”
  那个拿皮箱的男子开了口“做了他,我希望这次的计划万无一失。”beng有些为难,“可是这小子是kongphop的男宠,弄死了我也不好交代啊。”
“他也不会为了个男妓把你怎麽样的,再说,事成之後,你还用的着怕他?”beng嘿嘿笑了起来,把ward推给门口的四个保镖“做干净点!” ward尖叫着反抗了两下,就被人一拳打在了肚子上,全身顿时被抽去了力气。
  痛苦地弯下身子,下一刻已被人扛到了肩膀上走了出去。arthit正好从吧台往休息间走,在墙角后面看到这一幕后,皱了下眉头,偷偷跟了上去。
  几个男人找来绳子把ward五花大绑,丢进了车子后备箱。胃被打得直冒酸水,窄小的空间氧气不足,几乎要窒息。昏昏沈沈不知道过了多久,车子停了下来,几个男人下了车,又粗鲁地把他拖了出来。
ward勉强睁开眼睛,发现到了山脚处的河堤,真是个杀人弃尸的好地方。一人捡了块不小的石头绑在他被捆绑起来的腿上,向其他人使了个眼色,两人合力把他抬了起来。ward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下唇被咬破了,血腥味回荡在口腔里。 不!他不能死。
挣扎著扭动间,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让几人回过神来。银色的保时捷中走下一个帅气的男子,悦耳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其中一个男人凶神恶煞地向前走了一步,狠道“识相的就快***,别给自己找麻烦……”
  “啊!”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男子一脚踹上肚子,ward看清来人,正是在店里帮他解围的arthit,几个男子开始冲了上来,arthit一个回踢,将后面偷袭的男子踢到,拿出后腰的枪。
  “放了他,滚!”冷冷地声音响起,秀气的脸上露出一种威严,让在场人不禁有些恐惧,刚刚讲话的男子往后退了一步,arthit上前一步,狠狠挥出拳头,只见那男子低叫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。
  一阵急刹车声打破了宁静,arthit脸色没有惊慌,只是冷冷看着一辆奥迪停了下来,他不知是敌是友,只见高大挺拔的男子从车上下来,arthit看出是prem松了一口气,转身离开,“交给你了。”
  arthit走到prem身边,轻轻说道,prem弹开手中的烟头,缓缓走到几人面前。此时ward已经被摔在了地上,痛苦的小脸皱成一团,眼睛期待地向他发出求救讯号。“p,prem哥。”男人有些惊慌,“怎么回事?”prem冷冷问道。
  “prem哥,店里的一小孩,犯了事,beng哥让收拾了。”ward拼命地摇头,蠕动著向prem爬去,小声说“带……带我去找kongphop哥!”
prem坏坏地笑“犯了什么事啊,就要死要活的?”几人为难的互相看了看,紧闭著嘴不肯说话。“再说,店里的事prem说了算,我挺喜欢这孩子的,今天人我带走了,我回头告诉prem那个傻弟弟就好了。”
  说着prem蹲下身解开ward身上的绳子,把他拉了起来。“prem哥,这让我们回去怎么交待!”一人急忙抓住他的胳膊。prem冷冷看著自己胳膊上的手,又抬起眼睛扫了那人一眼,下一秒厚重的拳头立刻招呼上那人的脸。
  几人见他动了手,一窝蜂地扑了上来。prem把ward推到自己的车旁边,拳脚利落地接下敌人的攻势。有一两个人刚刚已经被arthit打的不轻,现在更是招架不住prem的攻击。
  ward靠在车旁缩成一团,紧张地看著混乱的战局,但他很快就放下心来,因为他发现那几人根本不是prem的对手,每人吃了两拳后便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。ward一直以为这个每天笑嘻嘻的prem哥不会打架,没想到打起来一点不逊,不愧是帮派的人。
prem甩了甩手腕,走到ward面前,笑了笑,只见ward抬著脑袋带著崇拜的目光望著自己,立刻觉得心情大好。两分钟后,黑色奥迪飞驰在高速公路上。ward揉著被勒出血痕的双腕。
  “看来,kongphop和m的担心是对的。”prem突然开口。“你还真是好运,要不是kong叫我去看你,你现在就被丢到河里喂鱼了,不过arthit怎么会在这里?”
  “在店里就是arthit帮我的,他救了我。”prem皱了下眉头,“arthit这个家伙,我现在都搞不清他是敌是友了。”丝毫不介意ward的无视,prem自顾说着“你到底犯了什么事,弄得beng要杀人灭口?”
  想起来就气,要是真的听到什麽有用的情报也就算了,偏偏听了两句无关痛痒的,就被人发现了。
如今不能再给kongphop任何消息了,自己也就没有再见到他的理由,想到这,眼眶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。prem叹了一声“先到我那去吧,等会给kong打个电话。”
  “谢谢老板。” ward点点头。“自从你去kong的公寓那时起我们就把你当做弟弟了,还老板呢。”说着prem有露出了迷人的微笑。kongphop的身边,一定围绕著许多了不起的人,自己实在是毫不起眼。想到这里ward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。